陈丹青在美国艺术三百年学术研讨会上的演讲

日期:2019-11-06编辑作者:艺术收藏

大家好,今天这个展览来了以后想起了许多往事。可以数一数。 29年前,1978年底,我正在中央美院上课,在画素描,忽然听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宣告一个重要消息——中美两国正式建交。当天晚上大概有四五十位同学就涌到一个比较大的房间,围着当时惟一的一位美国留学生——其实他是一半的中国血统,先后邀请他跳舞,站着的那一大群男女学生在看着他,因为他是美国来的,然后还唱着音乐之声的主题曲。 28年前,1979年初有一位约翰·科恩女士在中央美院旧礼堂为全校师生开讲美国美术史,并播放18世纪到20世纪美国艺术史。据我所知那是1949年以后第一位美国人在北京公然展示美国艺术。 27年前,1980年,一位高大的女士,据称是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的领导。她又出现在中央美院的旧礼堂,她没有讲演,也没有放幻灯片,她非常好奇和惊讶地打量着挤在她面前的上百位“文革”后第一批红色中国的艺术学生,就像我们也非常惊异好奇地看着她。我们就互相这么看着,非常奇怪的一个时刻。 26年前,1981年,波士顿美术馆有一小批藏品在北京的中国美术馆展出,我记得有一幅是佳士顿·伯罗特的油画,那时候没有一位中国人见过一件抽象绘画或行动绘画。 25年前,1982年,我到纽约去了。从此被美国和美国的艺术淹没。直到今天我仍然没有办法对自己说什么是美国艺术。在五千年文明和两百多年的历史之间,我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比较和谈论中美两国的艺术,我也难以在中美两国之间分享相似的经验。 在中国我很少看到华夏经典艺术收藏的完整展示,在美国我却看到不同的艺术。这些艺术在时间上从古希腊到后现代,在地域上包括埃及、中东、南美、日本、印度、南亚和俄罗斯,是纽约带着我开始了世界艺术史的漫游,我愿意告诉在座的美国朋友,我的中国美术史启蒙是在纽约,在大都会美术馆,在那里我开始领教什么是中华文明五千年。 此外,在纽约,我连续参观了九届“惠特尼美术馆双年展”,相当于美国的中国美术馆的地位。据说只有入了美国国籍的艺术家才有资格申请参选双年展。但我发现其中一半的艺术家的祖籍属于世界各地。有阿根廷人,越南人,罗马尼亚人,阿富汗人,埃塞俄比亚人,韩国人,波兰人,柬埔寨人,西伯利亚人,当然还有祖籍西欧东欧南欧北欧的美国人。我最感兴趣的两位艺术家也不是美国人,马赛尔·杜尚是法国人,安迪·沃霍尔是保加利亚人。奇怪,所有这些不同籍贯的艺术家共同创造了美国艺术。他们各自的作品豪不相像,爱德沃·哈德尔是被称为是波谱艺术的鼻祖,可是他和波普艺术的健将安迪·沃霍尔的作品豪不相像。然后康克尔的行动绘画德库宁的抽象表现主义还有霍恩·康普利的极简主义也豪不相像。但美国艺术家的艺术作品如果出现在其他国家,我猜我能立刻辨认出来哪些是美国的艺术,就像纽约一点也不代表美国,可是只有美国才会诞生并成全这样一座大都市。 过去20多年,我见证了世界各国包括来自中国的艺术家如何被美国接纳的过程,并通过他们有效影响各国的现代艺术。尤其是散播艺术自由的价值观。咱们中国出去的谷文达,徐冰,蔡国强这些,我正好有机会见证他们到达纽约并在美国成为重要的艺术家。 但是,艺术自由在美国并非从天而降,理所当然。过去一个世纪,美国的艺术家和美国的美术馆曾经为了艺术自由而不断斗争。上世纪50年代纽约现代美术馆曾经自荐毕加索请他声援美国的艺术自由,被毕加索拒绝;在70年代,弱小的艺术家曾经聚集在罗马现代美术馆门前的第53阶街面,躺在地上,昼夜抗议示威;90年代,当英国paty收藏展在布鲁克林美术馆展出时,纽约市长和公众因为宗教原因反对其中一部分作品,于是在美术馆门口和媒体持续发出两组尖锐对立的声音。因此,美国艺术对我最可贵的教育不是艺术,而是怎样做一个艺术家。各种重要的美国艺术告诉我,民族、国家、历史、文化、美学、观念都很重要,但最最重要,也许是惟一重要的是你必须听从内心的自由。我知道安迪·沃霍尔说过,每个人成名15分钟,我也知道理昂说过:我试着让自己的作品无人问津。我知道自从喀什顿放弃抽象表现主义作风以后,长达10多年甚至20年没有画廊愿意经营他的作品。而当瑞查·希尔顿的钢板雕刻极简雕刻在纽约被市政府决议撤出后,他撕毁了他的美国护照。这些家伙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他们以自己的独断和叛逆证明什么是美国。 我在纽约从来没有成功过,我在纽约从来也不曾追求过进入过主流。但没有一个城市像纽约一样教会我,鼓励我给我勇气说你要忠实自己,和自己相处,作个快乐的艺术家。我的作品无法辨认美国或纽约的影响,但我成为今天的我自己,是因为美国和纽约。当9.11发生那一天,欧洲人曾经这样说:今天我们都是美国人。 在纽约居住的18年期间,我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位中国艺术家。现在我回到中国,发现自己是一位美国艺术家。我这样说不是指护照和国籍,因为,以我对美国文化的全部了解,美国艺术真的不在乎你属于什么国家。谢谢。

一个艺术家对美国艺术的感受——陈丹青在美国艺术三百年学术研讨会上的演讲

编辑:admin

大家好,今天这个展览来了以后想起了许多往事。可以数一数。29年前,1978年底,我正在中央美院上课,在画素描,忽然听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宣告一个重要消息——中美两国正式建交。当天晚上,四五十位同学涌到一个比较大的房间,围着当时惟一的一位美国留学生方家模——其实他是一半的中国血统,先后邀请他跳舞,站着的那一大群男女学生在看着他,因为他是美国来的,然后还唱着音乐之声的主题曲。28年前,1979年初有一位约翰科恩女士在中央美院旧礼堂为全校师生开讲美国美术史,并播放18世纪到20世纪美国艺术史。据我所知,那是1949年以后第一位美国人在北京公然展示美国艺术。27年前,1980年,一位高大的女士,据称是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的领导。她又出现在中央美院的旧礼堂,她没有讲演,也没有放幻灯片,她非常好奇和惊讶地打量着挤在她面前的上百位“文革”后第一批红色中国的艺术学生,就像我们也非常惊异好奇地看着她。我们就互相这么看着,非常奇怪的一个时刻。26年前,1981年,波士顿美术馆有一小批藏品在北京的中国美术馆展出,我记得有一幅是杰克森帕洛克的油画,那时候没有一位中国人见过一件来自美国或西方的抽象绘画或行动绘画。25年前,1982年,我到纽约去了。从此被美国和美国的艺术淹没。直到今天我仍然没有办法对自己说什么是美国艺术。在五千年文明和两百多年的历史之间,我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比较和谈论中美两国的艺术,我也难以在中美两国之间分享相似的经验。在中国我很少看到华夏经典艺术收藏的完整展示,在美国我却看到世界各国的不同的艺术。这些艺术在时间上从古希腊到后现代,在地域上包括埃及、中东、南美、日本、印度、南亚和俄罗斯。是纽约带着我开始了世界艺术史的漫游,我愿意告诉在座的美国朋友,我的中国美术史启蒙是在纽约,在大都会美术馆,在那里我开始领教什么是中华文明五千年。此外,在纽约,我连续参观了九届“惠特尼美术馆双年展”,相当于美国的中国美术馆的地位。据说只有入了美国国籍的艺术家才有资格申请参选双年展。但我发现其中一半的艺术家的祖籍属于世界各地。有阿根廷人,越南人,罗马尼亚人,阿富汗人,埃塞俄比亚人,韩国人,波兰人,柬埔寨人,西伯利亚人,当然还有祖籍西欧东欧南欧北欧的美国人。我最感兴趣的两位艺术家也不是美国人,马赛尔杜尚是法国人,安迪沃霍尔是保加利亚人。奇怪,所有这些不同籍贯的艺术家共同创造了美国艺术。他们各自的作品豪不相像,爱德华哈是被称为波谱艺术的鼻祖,可是他和波普艺术的健将安迪沃霍尔的作品豪不相像。然后帕洛克的行动绘画德库宁的抽象表现主义还有库艾堂贝利的极简主义也豪不相像。但美国艺术家的艺术作品如果出现在其他国家,我猜我能立刻辨认出来哪些是美国的艺术,就像纽约一点也不代表美国,可是只有美国才会诞生并成全这样一座大都市。过去20多年,我见证了世界各国包括来自中国的艺术家如何被美国接纳的过程,并通过他们有效影响各国的现代艺术。尤其是散播艺术自由的价值观。咱们中国出去的谷文达,徐冰,蔡国强这些,我正好有机会见证他们到达纽约并在美国成为重要的艺术家。但是,艺术自由在美国并非从天而降,理所当然。过去一个世纪,美国的艺术家和美国的美术馆曾经为了艺术自由而不断斗争。上世纪50年代纽约现代美术馆曾经致电毕加索请他声援美国的艺术自由,被毕加索拒绝;在70年代,落选的艺术家曾经聚集在罗马现代美术馆门前的第53阶街面,躺在地上,昼夜抗议示威;90年代,当英国萨奇收藏展在布鲁克林美术馆展出时,纽约市长和公众因为宗教原因反对其中一部分作品,于是在美术馆门口和媒体持续发出两组尖锐对立的声音。因此,美国艺术对我最可贵的教育不是艺术,而是怎样做一个艺术家。各种重要的美国艺术告诉我:民族、国家、历史、文化、美学、观念都很重要,但最最重要,也许是惟一重要的是你必须听从内心的自由。我知道安迪沃霍尔说过,每个人成名15分钟,我也知道李昂格劳勃说过:我试着让自己的作品无人问津。我知道自从菲里普加斯东放弃抽象表现主义作风以后,长达10多年甚至20年没有画廊愿意经营他的作品。而当瑞查谢尔的钢板极简雕刻在纽约被市政府决议撤出后,他撕毁了他的美国护照。这些家伙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他们以自己的独断和叛逆证明什么是美国。我在纽约从来没有成功过,我在纽约从来也不曾追求过进入过主流。但没有一个城市像纽约一样教会我,鼓励我给我勇气说你要忠实自己,和自己相处,作个快乐的艺术家。我的作品无法辨认美国或纽约的影响,但我成为今天的我自己,是因为美国和纽约。当9.11发生那一天,欧洲人曾经这样说:今天我们都是美国人。在纽约居住的18年期间,我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位中国艺术家。现在我回到中国,发现自己是一位美国艺术家。我这样说不是指护照和国籍,因为,以我对美国文化的全部了解,美国艺术真的不在乎你属于什么国家。

编辑:admin

本文由太阳2登录-太阳2娱乐app下载发布于艺术收藏,转载请注明出处:陈丹青在美国艺术三百年学术研讨会上的演讲

关键词:

成都诗婢家2015年春季拍卖会精品展于5月8日开展

圣路易斯诗婢家二〇一五青春艺术品拍卖会将于2月二十四日晚上1点在卡尔加里市锦江区香格里拉大饭店锦官城厅举行...

详细>>

书法市集升温 艺市迎来黑虎时期

匡时2014秋拍澄道夜场拍卖现场 北京保利2014年秋拍宸翰昭贲乾隆御笔《白塔山记》专场拍卖现场 本周,北京一线拍行...

详细>>

有名气的人信札手迹拍卖市集泡沫正在造成

就算在5月2日晚,清高宗御笔手卷《白塔山记》在东方之珠市保利2015金秋拍卖会上,以RMB1.01亿元落槌,加劳务费成交...

详细>>

十八世纪的法兰西共和国秋千有多么任“性”

    《碧翠丝》,但丁·Gabriel·罗赛蒂,约1864-1870年,布面水墨画,LondonTate摄影馆 上一篇讲到的《克利须这与侍女》...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