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博副馆长:<功甫帖>争论或成残局 应建书画

日期:2019-11-08编辑作者:网站首页

图片 1

  在过去两个月的时间内,苏轼的《功甫帖》引起空前关注,有关其真伪的各种说法层出不穷。18日下午,龙美术馆创始人、《功甫帖》藏家刘益谦在北京举办见面会,展示《功甫帖》原件并对《功甫帖》进行科技扫描。同时,龙美术馆方面公布《功甫帖》高清影像资料和技术鉴定结果,并集中回应此前关于《功甫帖》的几点质疑,否定上海博物馆指《功甫帖》为“清代双钩廓填伪本”的结论。谈及在京举办见面会的原因,刘益谦称,北京是中国文化中心,希望大家在此观看原件后能够做出客观公正的评说。同时刘益谦呼吁上博专家给出回应,表示如上博专家“挑起事端”却不回应,这是打着学术的旗号而未行学术之实。并且,不看原件便将之认定为"伪作"是突破了行业鉴定的道德底线。 

图片 2

《功甫帖》高倍影像否定上博双钩廓填说

  《功甫帖》使用”国纸”楮皮纸 纸张厚不适合”钩摹”

陈履生系国家博物馆副馆长

18日,上海龙美术馆执行馆长黄剑展示了《功甫帖》原件,并用现代科技设备对其进行了放大和扫描。《功甫帖》在高倍扫描仪和50-200倍的光学放大镜下,清晰可见众多自然书写特性,例如回锋提笔处、笔画交叉处显然较浓的墨色;偏锋扫过纸面时偶然发生的不规则缺口,聚墨处边缘有自然渗出笔画边缘的痕迹,以及自然有力的连笔游丝等。

  在有关《功甫帖》疑云乍起之时,论争的焦点之一便是上博三位专家提出的“双钩廓填说”,认为该《功甫帖》非真迹。后争执渐起,上博曾表示稍后将出具报告,但完整报告中将不涉及《功甫帖》纸张问题。书画收藏家朱绍良在现场提出了反对意见,他认为纸张问题才是最主要问题,是决定是否钩摹的关键。

《安素轩石刻》中的苏轼《功甫帖》拓本(左)、《功甫帖》墨迹本(右)

所以,我们得出结论:《功甫帖》为自然书写,上海博物馆3位研究员的双钩廓填说无法成立。黄剑说。

  据朱绍良介绍,苏轼《功甫帖》属于“国纸”楮皮纸,两宋时期,抄纸技术尚不发达,荡纸帘为竹制帘,通常为一帘三纸,北宋四家苏、黄、米、蔡四大家喜用皮纸,易于有自己特点。这种北宋楮皮纸”半生半熟”,仔细观察可见渍墨痕迹,并不具备勾描使用的透明性,

著名藏家刘益谦在纽约苏富比花5000万元人民币拍下的苏轼《功甫帖》引发真伪争议以来,1月3日苏富比发声明坚称《功甫帖》为真迹并承诺10日内公布专家报告,昨天,恰好是承诺的10日期限,纽约苏富比中国古代书画部方面昨天下午终于发布官方声明,称苏富比经过再次论证并听取了国际及国内专家和业内人士的专业意见,坚持认为纽约苏富比成功拍卖的苏轼《功甫帖》是一件历经清初安岐《墨缘汇观》等历代专著著录,包括近现代鉴定大家张葱玉、徐邦达先生鉴定并肯定为苏轼真迹的墨迹本。

双钩廓填是中国书画技法的一种,利用线条钩描物象的轮廓然后填墨,非自然书写。双钩廓填也是上海博物馆3位研究员此前质疑《功甫帖》非真迹的重要证据之一。

  “苏轼《功甫帖》墨迹本纸张为北宋用纸,属于苏轼习惯性用纸,纸地帘纹明显为北宋竹帘抄纸。这么厚的楮皮纸根本不适合钩摹。”朱绍良表示,

新浪收藏连线了刘益谦,他表示,他对于上海博物馆的馆藏是非常神往的,但没想到上博的学术水平却让他不那么认可。

针对《功甫帖》上的印章,黄剑结合多位专家文章指出,功甫帖上的两方残印应合并释读为义阳世家印。图像比对分析,这一印章与台北故宫收藏的北宋徐铉《私诚帖》、北宋吕公绰《真诲帖》、北宋黄庭坚《婴香帖》等北宋名迹中的义阳世家印章一致。无论是书写的墨迹、纸张还是印章,都可以断定,上博此前发表的结论不能成立,因而不能推翻此前由安仪周、张葱玉、徐邦达等历代鉴定大家做出的《功甫帖》为苏轼真迹的结论。黄剑说。

  朱绍良认为,苏轼《功甫帖》墨迹本是书写墨迹,未见勾描轮廓线,无钩摹复笔痕迹,自然形成且有渍墨痕迹。且因苏轼惯于使用浓墨书写,图像目鉴看不出浓淡变化。据此朱绍良判定,“双钩廓填说”并不成立。

苏富比发布报告

古书画易证非伪难证实?

  著名鉴藏家萧平17日第一次见到《功甫帖》真迹。他表示,看到真迹跟看到印刷品比较,差距较大。宋代纸张不像宣纸,单纯就书法来说,苏东坡的苏体下笔慢,墨浓,且书写时并不“悬腕”,现在凭肉眼便能看出书写痕迹,相当流畅自然,并非“双钩廓填”。

专家对比认为《功甫帖》为真迹

苏轼《功甫帖》,纸本,墨迹,两行九字,书苏轼谨奉别功甫奉议,是苏轼写给好友郭祥正(功甫)的临别便签。

  当天到会的收藏方面专家陆忠对此表示赞同。他透露,“双钩廓填”很容易验证。在历朝历代藏家进行类似鉴定的时候,方法很简单,或者在太阳光下映照,或用高倍放大镜观看,便能发现不同之处。并质疑如此简单的问题,“为何上博专家要出具超一万字的文章来证明?”

苏富比昨天称不同意钟银兰、单国霖、凌利中三位研究员先生所指认的该作品是清中晚期双钩廓填本的结论。同时,不同意钟、凌二位先生所指认的上博现藏苏轼《刘锡敕帖》也是清中晚期双钩廓填本的观点。我们支持徐邦达先生所做的苏轼《刘锡敕帖》系明人伪笔的鉴定结论。并随后附上了14页专家报告。成都商报记者随后研读了这份信息量巨大的专家报告,报告的得出是专家团通过实物对比和高清照片放大后对比得出的结论。墨迹本上所钤鉴藏印不存在三位先生所指认的钤印印色相同之说。针对单国霖所提到的墨迹本上同裱另纸部分翁方纲题跋及题诗的真实性,苏富比的专家报告也得出了相反的意见专家报告最后,苏富比拍卖公司坚持这次拍卖的苏轼《功甫帖》其引用的历代著录都是真实的,查有实据的。苏富比成功拍卖的《功甫帖》不仅是一件历来被肯定的苏轼书法原迹,而且是一件精彩的独具特色的佳作。

当初刘益谦竞拍之时,《功甫帖》被认为是海内名帖、流传有序,且是苏轼书法流散在民间的孤品。《张葱玉日记书稿》及徐邦达《古书画过眼要录》均曾提及苏轼《功甫帖》,徐邦达更赞其神采飞扬,直到上博3位研究员公开质疑其为晚清时期以双钩廓墨手法炮制的伪作。

  “《功甫帖》个别字迹‘用笔别扭’”是以偏概全

国博副馆长:

18日,到场的一些专家学者,包括徐邦达弟子萧平、傅熹年弟子朱绍良在内一致认为,就上海博物馆3位研究员提出的证据而言,尚不能推翻此前由安仪周、张葱玉、徐邦达等历代鉴定大家做出的《功甫帖》为苏轼真迹的结论,除非他们有新的证据。

  在诸多疑问中,上博专家亦对《功甫帖》的的行文笔法表示疑问,认为与苏轼书法的风格不同,表示其用笔居然以偏锋为主,线条无不单薄枯梗;表示《功甫帖》墨迹本书艺与苏书不符,“有些地方却显得别扭。”

《功甫帖》争论或成残局

记者注意到,采访中几乎所有的专家学者均表示支持《功甫帖》为苏轼真迹的结论,并认为上博的证伪站不住脚,但没有人敢证实《功甫帖》就是苏轼真迹。我只能说,《功甫帖》非常接近真迹。朱绍良说。

  对此,朱绍良在现场以幻灯片形式将之与《归院帖》、《归安帖》、《覆盆子帖》等对比,力证以上作品字迹行文并未胜过《功甫帖》。据此,朱绍良表示,借《功甫帖》个别字迹指摘全文的说法或许有失公允,是以偏概全。

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昨天也在《文汇报》上表示,《功甫帖》事件实际上是近年来不绝于耳的中国古代书画真伪问题稍高级别的街谈巷议,其真伪争议所反映的本质问题是中国书画鉴定的当下窘境。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功甫帖》最终将会形成一个无法收拾的残局,而由《功甫帖》所牵涉中国书画鉴定的全局问题,则需要政府部门积极面对,从宏观上解决中国书画鉴定的主流话语问题。他更指出,要解决此类问题,就要建立一个国家权威的中国书画鉴定体系,培养专业的鉴定人才,用科技创新打开鉴定中的技术瓶颈,从而在根本上解决中国书画鉴定的主流导向问题,而非任凭社会的力量和娱乐的方式去左右中国古代书画真伪的鉴定,或者仅停留在上世纪的鉴定结果之上。

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历来是世界性难题。据朱绍良介绍,在最权威的《宋画全集》中记载的900多件书画里,超过95%也是推论为真迹。比如《清明上河图》,谁敢肯定就是张择端真迹?光乾隆皇帝就收藏了4幅,但又谁敢说故宫所藏《清明上河图》有假?

  朱绍良还提到,上博专家曾认为《功甫帖》“虫吃”露作伪痕迹。但实际上藏于南方的书画多遭软体齿弱的蠹虫食蚀,蛀痕为弥漫式。如曾巩《局事多暇帖》页。北方多为衣鱼,节肢齿尖,蛀痕为点洞式。如宋版书《文苑英华》。“由于年代久远,古书画虫吃现象其实是十分普遍的。”朱绍良称。

另外,截至昨天晚上,上海博物馆几位研究员并未对苏富比公布的专家报告进行回应。

据了解,中国宋元书画存世稀少,在国内也是寥若晨星,国内外不少博物馆将宋元书画作为镇馆之宝,收藏宋元书画的多寡甚至决定着博物馆在业界的地位。正因如此,古书画鉴定界一直信奉宋元宽、明清严的原则,不敢轻易证伪宋元书画。

  上博专家曾在稳重质疑前辈鉴定家徐邦达先生未见苏轼《功甫帖》实物。朱绍良表示,徐先生著有《古书画过眼要录》,前言中声明凡过眼之作皆注明,并加了“按”语,“《功甫帖》为第二幅,虽只九字,极为神采。”

编辑:江兵

台湾书画研究者陈萧羽认为,针对古书画鉴定,存疑是主观的,但证伪必须是客观的,需要无可辩驳的事实和逻辑支撑。他认为,在更完美的《功甫帖》出现之前,从旧说是最可接受的方式。

  “同时,1992年第02期北京故宫《院刊》刊发的徐邦达先生文字也表明,徐邦达亲眼目睹《功甫帖》墨迹。”朱绍良说。

《功甫帖》真伪之辩凸显中国古画鉴定困局

  朱绍良、萧平、陆忠等专家进而提出质疑:上博专家曾表示研究主要参考苏富比《功甫帖》拍卖图录。而这是古代书画研究大忌,如果真的没上手看实物,出研究报告是不负责任的。并且,《功甫帖》真伪曾经过徐邦达等大师的坚定,历来对宋元作品的考证实属耗尽一生心血的系统工程,后人在提出质疑时应当慎重。

自上博专家去年年底发声质疑以来,身处舆论漩涡中的刘益谦已公开发表了6次声明。尽管他认为这是个好事情,对《功甫帖》真伪的争议有助于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但随着争论的升级,还是让他身心俱疲。

  《功甫帖》两方残印应并读”义阳世家”其收藏作品早于北宋

刘益谦说:现在艺术市场谁都可以说话,嘈杂无序。希望《功甫帖》真伪之辩不要成为一桩悬案。

  《功甫帖》上的印章是本次发布会上的另一个重点。此前,上博专家提出,按照《功甫帖》曾经的收藏家项子京的钤印习惯,“不可能不在《功甫帖》上留印”,并质疑《功甫帖》上“世家”半印摹自拓本。而据主办方表示,综合多位专家鉴定意见及科学检测成果,《功甫帖》上的两方残印,应该合并释读为“义阳世家”印,与台北故宫收藏的徐铉 《私诚帖》 、吕公绰《真诲帖》等北宋名迹中的“义阳世家”印章相一致,结合相关文献,可进一步把 “义阳世家”印鉴的所有者推向宋代的傅氏家族,从而使功甫帖的早期递藏史出现了明确线索。

作为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的权威,七人小组的鉴定曾经一言九鼎。他们有丰富的书画鉴赏和古汉语知识,又曾经过眼过大量书画,多数人本身也能书会画,因而具备后辈无法企及的优势。朱绍良说。

  “这证明‘义阳世家’至少早于南宋以前,如此类推,凡是义阳世家收藏的作品,全部都是北宋以前。功甫帖亦不例外。”朱绍良明确表示。

但如今,随着部分成员相继故去,古代书画特别是宋元书画的鉴定变得更加艰难,急需国家有关部门成立权威的鉴定机构厘清古代书画的鉴定难题。

  朱绍良还反驳了上博专家关于“项子京不可能不留印”的说法,原因就在于王羲之《此事帖》等均经过项子京收藏,已定论为真迹,但四幅作品本幅上均没有项氏收藏印。不久前于故宫合璧的《出师颂》也是如此。因此,上博专家提出此项质疑是“将矛盾的特殊性置于普遍性之上,未免有失公允。”

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也表示,尽管《功甫帖》的真伪暂时还没有非常明确的定论,但由《功甫帖》所牵涉的中国书画鉴定问题,需要政府部门积极面对,以便更好地解决中国书画鉴定的主流话语问题。

  刘益谦呼吁上博回应:挑起事端不回应是打着学术旗号不行学术之实

编辑:江兵

  距此次刘益谦召开媒体见面会,有关《功甫帖》真伪的争论已持续两月左右。刘益谦表示,他在此之前曾在声明中邀请上博三位专家共同参加本次见面会,期待他们能到场讲解《功甫帖》“双钩廓填”的相关问题,遗憾的是三位专家并未出场。因此龙美术馆只有将自己求证的结果向大众展示。

  ”目前为止,自从1月1号出具学术报告后,再也没见过上博专家有任何回应。”刘益谦表示希望媒体能督促上博对本次见面会及龙美术馆展示的相关材料作出答复:如果肯定资料的正确性,那上博专家要“给一个说法”;如又有新证据认定《功甫帖》为假,希望能够继续发表学术观点。

  刘益谦称,在《功甫帖》甫遭质疑之后,自己已发过很多声明,呼吁讨论回归学术、理性,但上博对媒体质疑,苏富比学术报告、收藏爱好者的相关文章没有任何回应。在刘益谦看来,这是打着学术旗号却没有行学术之实。

  “两位老专家在没有看到原件前就认为《功甫帖》为伪作,这突破了行业鉴定的道德底线。”刘益谦表示,上博挑起有关《功甫帖》的事端却不回应,利用大众媒体博眼球的做法不可取。此外,刘益谦透露《功甫帖》将在龙美术馆(西岸馆)以专题展的形式展出。在刘益谦看来,此次争论如果能够引发对中国文化传承、古代书画鉴定、海外重要文物回流等相关问题的反思,这或许是除了《功甫帖》的真伪之外,最大的收获。

本文由太阳2登录-太阳2娱乐app下载发布于网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博副馆长:<功甫帖>争论或成残局 应建书画

关键词:

河原温个展纽约David Zwirner画廊开幕

编辑:文凌佳 本次名字为格局之法的展览是迈克尔Riddle在大卫ZwirnerLondon画廊的第一遍个人展览。展览时间为三月5日...

详细>>

UCCA的经营之道:典型依旧特例

薛梅 UCCA的经营之道:标准还是特例? 三月19日,尤伦斯今世艺术中央(UCCA卡塔尔通过公共号公布注脚称总裁薛梅决...

详细>>

盘点97年至今少年jump最强漫画 口碑好不如人气高

首先,这里只讨论日本的热门漫画,因为不热门漫画的运营是完全不同的。周边产品是通过无数的产业链和原作联系...

详细>>

二〇一四年春日古今艺术品拍卖会将于二月二十

继崇正首拍——2013年广东崇正春季拍卖会以3.8亿元的成交额完美收槌后,“崇正雅集”第一期艺术品拍卖会将于10月...

详细>>